红军为什么能比较顺利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

利来国际的网址

2018-10-12

  1934年10月,中央苏区面对50万国民党军的第五次围剿,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 然而就在蒋介石准备发起总攻的前夕,中共中央机关和红军的五个主力军团却神秘地跳出了包围圈,突破蒋介石精心布置的三道封锁线,向西走上了长征之路。   第一道封锁线东南起于安远、信丰,西北迄止赣州、南康、大余间,以桃江为天然屏障,南北长约120公里,东西宽约50公里。

  第二道封锁线设在粤北韶关的仁化县。

国民党军分南北两路,北路为中央军,薛岳率领吴奇伟、周浑元2个纵队,共4个师追击,南路是粤军,由余汉谋率领李振球、叶肇、李汉魂三个师堵截。   第三道封锁线设在湘南郴州、宜章之间。

  这前三道封锁线,国民党军都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经营,虽不能说是固若金汤,但打起来还是能坚持一下的。

但红军为什么就能够比较顺利地突破了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实力。 没有红军强大的战斗力作保证,恐怕一道封锁线也过不去。   此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中央红军在突围前夕,与广东军阀、国民党南昌行营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订立的抗日反蒋协定。

  陈济棠主动和红军建立联系,源于他的生存危机,尤其是福建事变以来,他更是心急如焚。 他早就看出蒋介石利用围剿红军之机,兼并异己。

为了自保,也是基于民族大义,陈济棠开始与中国共产党进行试探性接触。

  1934年7月,陈济棠派代表到苏区接洽,表示赞同中共在三个条件下共同抗日的主张,愿意通过谈判来协调双方关系。

  红军转移在即,粤军主动与红军协商的态度,使周恩来、朱德等中革军委领导同志,看到了与粤军订立某种协定的可能性。

  朱德于9月底致信陈济棠,指出:先生与贵部已申合作反蒋抗日之意,德等无不欢迎。 信中提出五项建议,并希望约定方式以利联络。 随后,周恩来派潘汉年、何长工为代表,去寻乌同陈济棠代表杨幼敏、黄质文等进行谈判,并叮嘱他们勇敢沉着,见机而作。

  经过三天艰苦谈判,反复磋商,最终达成了五项协议:一、就地停战;二、解除封锁;三、互通情报;四、红军可以在粤北设后方医院;五、可以互相借道,各从现在战线后退二十里。 对于红军来说,这个协定来得恰如其时,最重要的是借道的承诺。

  红军的战略转移基本不经过广东腹地。

而陈济棠的核心是红军不入粤,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默契。

  1934年10月21日,红军从赣城王母渡、信丰新田间西进,开始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第一道封锁线,第二天的中革军委电报中就出现了粤军第一军军长余汉谋部已总退却的情况通报。

虽然有个别地方进行了一些零星战斗,但强度不大。   通过第一道封锁线后,10月26日,中革军委发出《关于我正与广东谈判让出西进道路,如粤军自愿撤退我军请勿追击指示》,同时指出:这仅限于当其自愿撤退时,并绝不能因此而削弱警觉性及经常的战斗准备。 粤军将领后来的回忆文章中也提及:关于协议的事,不能向团长级别传达,但要明确要求:共产党不向我射击,不准开枪。

  蒋介石设置的第二道封锁线在湖南和广东交界地区。 中革军委在电报中指出:封锁线北端的汝城在湖南境内,没有前进道路的可能;南端的城口已属于广东境内,这个道路已有初步保证。

有了这个有利条件,红军于11月5日至8日,又较为顺利地突破了第二道封锁线。

  国民党军设的第三道封锁线在湘南郴州、宜章之间。

红军虽然是轿子式行军,没有灵活机动,但由于没有遭到国民党军大规模围追堵截,相对于蒋介石调动军队拦截,还是快了一些。

红军乘势于11日到15日,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地区。

  事实上,红军能够突破国民党的封锁线,最重要最根本的还是靠实力。 粤军和红军是老对手。

它在与红军的交战中从来都是败多胜少,它对红军的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还是心有余悸的。 军阀是最实际的。 如果你没有实力,分分秒秒都会被吃掉。

只有你有实力才需要谈,他有利益才有必要谈。   当然,长征中,处处是险境,步步关生死。 红军并没有在转移中,因为这个协定而丧失警惕。 突破封锁线时,红军严阵以待,尤其是前锋后卫,都是以战斗姿态前进,没有任何松懈。